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风似剪刀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日志

 
 

别和学生生气  

2010-04-23 09:55:27|  分类: 课改新理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小学日常教育活动中,教师和学生生气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现象。尤其是班主任,不仅要承担教学任务,而且要管理一个班级,与学生打交道的时间更多,需要处理的事情更多,工作压力和责任更大,和学生生气也更为普遍。比如,因学生上课迟到而生气,因学生不遵守课堂纪律而生气,因学生不完成作业而生气,因学生考试成绩糟糕而生气,因学生损坏公物而生气,因学生影响班级荣誉而生气,因学生顶撞自己而生气……我曾经浏览过一本班主任工作方面的书,书中汇集了中小学班主任讲述的一个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我惊讶地发现,其中大部分故事里有教师因学生犯错误或出现行为过失而生气的描述。
       教师容易和学生生气,原因是复杂的。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问题主要不是出在教师的职业道德方面,因为爱和学生生气的教师,很多都是十分敬业的。教师容易和学生生气,如果从心理学的角度找原因,主要是由于教师心理压力过大,焦虑过度。老师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恨铁不成钢”,就是焦虑过度的生动写照。
       焦虑是由担心、紧张、焦急、忧虑等感受交织而成的情绪状态。对于人来说,暂时性的焦虑是正常的,适度的焦虑对学习和工作还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如果焦虑过度,则是一种心理异常,其表现为过度紧张、忧虑、慌乱、恐惧、行为异常、思维混乱或僵滞,常伴有心情烦躁、容易冲动、失眠、不思饮食、头痛、爱发脾气等症状。美国的一项研究显示:有78%的教师感受到职业压力,有37%的教师精神紧张,焦虑水平偏高。我国有关教师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也表明:焦虑过度是当前教师存在的主要心理问题之一。我们应该看到,教师是一种特殊的职业,职业的特殊性使中小学教师承担着多重角色,肩负着多种使命和责任,工作十分辛苦,而又难以获得职业成就感。尤其是近几年来,就业的压力强化了家长望子成龙的愿望,社会对教师的期望值不断攀升,课程改革、职称评定、教师聘任、竞争上岗、末位淘汰、按绩取酬等一系列教育改革相继实施,使教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由于心理压力过大,导致一些教师焦虑过度,在工作中心情急躁、容易冲动、爱发脾气,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生气是一种不假思索的反应。任何一个正常的人,要想完全不生气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必须看到,任何一个人在任何时候的生气,都无法使问题真正得到解决。教师和学生生气,对教育来说,是无益的,并不能解决学生中出现的问题。一些爱和学生生气的教师常说,“我是为了学生好”,“我是为了这个班级好”。这只不过是教师的一厢情愿,其实学生并不领情。记得以前在学校工作的时候,我经常看到这样的情景:有些小学生犯了错误,被气愤不已的老师叫到办公室一顿狠批,满脸泪水,但一出办公室的门,就嬉笑着飞跑起来,把老师的斥责抛到九霄云外;有些中学生犯了错误,面对老师的声嘶力竭、暴跳如雷,脸上写满了对老师的不屑,心中充满了对老师的厌恶和嘲讽。这其实是教育的失败。一些教师看到这样的情景,往往只会黯然神伤,在内心深处发出“吃力不讨好”、“好心没好报”的感慨。
       生气是一种负面的情绪。教师和学生生气,对学生来说,是有害的。教师一旦生气,往往会情绪激动,失去理智,说出一些出格的话,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具有很强的破坏性。我在一篇文章里看到过这样一件事:李老师的班上有一个学生经常不完成作业,并且爱撒谎。有一天早上,这个学生又没交家庭作业。当李老师问他时,他说:“我做了,落在家里了。”李老师断定他又在撒谎,于是故意叫他回家取作业。可是这一去,一个上午都没有回来。下午上学时,这个学生告诉李老师,其实自己昨天晚上没做家庭作业。不仅没完成作业,而且还撒谎、旷课,年轻的李老师被激怒了。一阵暴风骤雨似的训斥之后,李老师问这个学生:“你说怎么办?”这个学生从未见过老师发这么大的火,真的有些害怕了,说:“老师,您打我吧!”李老师说:“我不能打你!”这个学生说:“那我自己打自己吧!”李老师于是叫这个学生自己把自己的脸部打了一百下,打得这个学生满脸紫红,回家后被家长送进了医院。而李老师呢,不仅要赔偿学生的医药费,还受到了留用察看的处分。可以说,教师生气的时刻,是教师最没有理智的时刻,是教师最容易破坏教师形象、丧失教师威信的时刻。当他们气急败坏、勃然大怒、声嘶力竭、暴跳如雷时,他们忘记了自己曾经熟悉的教育理念、教育原则和教育方法,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成长中的学生、具有人格尊严的学生,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论和行为,或讽刺挖苦学生,或斥责辱骂学生,或将学生赶出课堂,有的甚至会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这样做的后果是,有的伤害了学生幼小的心灵,有的让学生的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伤害,同时造成了师生关系的对立。
       有人说过,生气是拿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这句话说得确实有道理。教师和学生生气,对教师的身心健康也是一种损害。和学生生气的时候,尤其是十分气愤的时候,教师是难以考虑后果的;但一旦冷静下来,教师往往会自责,有的甚至会对自己的能力感到怀疑,觉得自己无能,从而产生自卑感。教师和学生生气过后,一般会感到疲惫不堪,内心痛苦而郁闷,情绪低落,有的甚至会产生职业倦怠心理。众所周知,我国传统中医理论中有“怒伤肝”“忧伤肺”的说法,这说明生气对人的身体是有害的。美国著名心脏病学家弗雷德曼等人研究发现,易于生气的人比不爱生气的人患心脏病的几率要高得多。生理心理学家的研究证实,生气是形成消化性溃疡的原因之一。
       教师和学生生气,是一件愚蠢的事情。也许大家都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位禅师非常喜爱兰花,在寺院里栽种了数百盆不同品种的兰花。每次外出弘法讲经之余,禅师心里惦记的都是那些兰花。弟子们都说,兰花就像是禅师的性命。一天,禅师因事外出,有一个弟子受师父嘱托为兰花浇水,一不小心将花架碰倒,满架的花盆被打翻在地,一片狼藉。那个弟子吓坏了,心想:师父回来,不知要愤怒到什么程度呢!可是,禅师回来知道了这件事,一点也没生气,反而心平气和地安慰弟子:“我之所以喜爱兰花,为的是用香花供佛,为的是美化寺院环境。当初,我并不是为了生气而种兰花的呀!”每次读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都不禁怦然心动。“当初,我并不是为了生气而种兰花的”——禅师这么一句简简单单、平平常常的话,道出了一个看似浅显实则深刻的人生哲理。作为教师,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这样想一想:当初,我们并不是为了生气而当教师的,我们并不是为了生气而教育学生的,我们干吗要和学生生气呢?
       教育是一种智慧,和学生生气是不可能解决任何教育问题的。当学生犯错误或出现行为过失的时候,我们的教师应该具有这样的教育智慧:与其动恼,不如动脑;与其让自己生气,不如让学生服气。据说英国科学家麦克劳德上小学的时候,为了看看狗的内脏是什么样的,偷偷杀死了校长家的一条狗,这在西方国家显然是难以原谅的错误。但麦克劳德遇到了一位具有教育智慧的校长。校长得知此事,没有大发雷霆,想出一个很巧妙的“惩罚”办法——要麦克劳德画出两张解剖图:一张是狗的血液循环图,一张是狗的骨骼结构图。校长这一包含着理解、宽容和善待心怀的“惩罚”,使犯了错误的麦克劳德心悦诚服。麦克劳德从此爱上了生物学,长大后因发现胰岛素在治疗糖尿病中的作用而获得诺贝尔奖。
       当学生犯错误或出现行为过失的时候,教师要想不和学生生气,就应该怀有一颗宽容的心。有这样一则禅门故事:一位老禅师晚上在寺院里散步,发现围墙角落放着一把椅子,他断定有弟子越墙出去溜达了。老禅师走过去,将椅子移开,自己就地蹲着。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一个弟子翻墙过来,踩着老禅师的背跳进了寺院。弟子发现自己刚才踩踏的不是椅子,而是自己的师父,惊慌失措,张口结舌。这时,老禅师没有厉声责备,只是平静地说:“夜深天凉,快去添加一件衣服。”老禅师由于宽容,没有使自己陷入气急败坏的境地,同时也给了弟子自我反省的空间。事后,老禅师从未提起过这件事,但寺院里再也没有发生弟子越墙出去溜达的事情。对人宽容,是做人的一种美德;对学生宽容,则不仅是一种美德,还是一种教育艺术。未成年的学生正处于身心发展阶段,是非观念还没有形成,对一些问题有不正确的看法或出现行为过失是难免的。学生犯错误,很可能是心理问题,而不是道德问题。他们的行为动机往往是纯真的,他们犯错误大多不是明知故犯,而是出于无知、好奇或天生的表现欲。只要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有些被老师所禁止的事情,而有的学生偏偏去做,是由于这些学生对它感到好奇;课堂上那些爱搞恶作剧的学生大多是平时被老师和同学所忽略的学生,他们搞恶作剧主要是想引起老师和同学对自己的注意。教师如果能以一颗宽容的心面对学生的过失,不仅可以避免无谓的生气,使教师表现出好的性情,还能提供师生之间互动的空间,孕育教育与成长的机缘。当然,宽容绝不是纵容,绝不是对学生无原则地迁就和让步,而是用一颗平静的心去对待学生的过失,从而寻求正确的教育策略。宽容是以学生认识错误为前提的,对于已经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学生,宽容是启发他们自我教育的有效方法。
       当学生犯错误或出现行为过失的时候,教师要想不和学生生气,就应该怀有一颗从容的心。前不久,我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一篇《我们等你10秒钟》的短文,短文中讲述了一个很简单的教育细节:课堂上,老师让一个举手的学生回答问题,可这名学生由于紧张和焦急,不能顺利作答。老师试探性地说:“别着急,我们等你10秒钟,再仔细考虑一下。”教室里一下子显得特别安静。不出10秒钟,这名学生就大声说出了正确答案……“我们等你10秒钟”——短文中教师面对学生不能回答问题时的那份从容,令我感动。当学生犯错误或出现行为过失的时候,教师何尝不需要这份从容呢?在日常教育活动中,当学生出现过错的时候,教师一般容易犯操之过急的毛病,给学生改正错误的时间太短,总希望学生立刻就把错误改正过来。其实,学生的每一个进步都不是在一个瞬间完成的,而是一个反复自我教育的过程。作为教师,我们应该学会等待,善于等待。
       如果我们的教师怀有一颗宽容的心,就给了学生成长的空间;如果我们的教师怀有一颗从容的心,就给了学生成长的时间。如果我们的教师怀有一颗宽容、从容的心,就不会去和学生生气。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